美意美家教你 如何让简朴的家也有时尚感

2012/7/25 21:46:01本站原创 【字体:

       悬吊在厨房开放式窗口重镶了边框的“刘、关、张”木雕,是客人入门后的第一个惊喜看点。
半径 五公里
       我家很多装修材料都是在周边五公里之内选择的。”这是李慧有关这个家开门见山说的第一句话。“怎么可能?”是我们脑子里反应的第一个疑问。面对一所即将盛满家人无数渴望的空屋时,哪有人不是“杂”念丛生?将一个庞大的工程简化为在五公里半径范围内解决,并且还能精彩,有看头,李慧的这句话果真厉害,与她亲和清婉的形象一并让人印象深刻。
无法否认,两元钱一个的灯泡也能成为镜前的绝佳装饰,
如刚从皮子中露出的玉石般的瓷盆,是难得一寻的民间“宝物”。
       并没有为家中的基材大费周章,采购起来当然简单。纯色的墙漆,质朴的地面,只要环保,简单地打底才能赋予空间更大的自由度。从机场路边的石雕市场淘来的花园水池造景石雕,还有每个卫生间不同的石凿池盆,最美的就是主卫中两个嵌在圆石中的瓷盆,犹如两块半包在皮子中的润玉,令人爱不释手,不禁感叹:“这怎会是路边淘来的便宜,放到任何一个高档卫浴店都会价值不菲。”
五公里半径的距离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真小,只是有时,审美与价值观念上的距离却真大。
厨房墙地面的石材在普通的建材城都可以找到,出众的效果全在于新颖拼贴的方式。
五行游艺
       能慢悠悠地把时间泡在李慧家的厨房里是一种幸福。看她从陶罐里盛出清甜的银耳汤放入挂了豆青色釉边的陶碗中,青的白的,外加一点点枸杞的红,还未吃到嘴里,就已感觉和风在吹。还有,喝完了,却还舍不得放下那带着一朵青花的凉茶杯,甚至是盛满了刚从自家院里收的圣女果的乡村常用的小笸箩,每一样都是天然,无拘的表情,让人心动。本色的柜门与陶质感的墙面配合得恰到好处,金属把手是家中唯一带了些工业痕迹的物件。
       当李慧打开她高大的橱柜门时,相信每个人都会被“雷”到,不胜枚举的各式杯盆碟碗层叠拥抱,俨然一派来自不同地域的陶瓷器皿所演绎的四海一家的和睦景象。李慧很喜欢陶,因为它自然、质朴,却又清明、高洁,融合了中国人所讲求的五行之道,金木水火土是它们诞生之初的一份历练,成型之后,又开始新的一轮五行游艺。“陶器是与生活最近的器皿,它的美能让人时时感受最本真的生活美。”
四壁浅淡的青灰色,是衬托卧室清幽意境的最佳色彩。
布衣若禅
       泰国的手织布、印度的绗缝布、中国的苗绣、英国的羊毛织物、埃及的植物染料印花布要记下李慧收集的各种面料,和她庞大的衣服家族真不是件容易事,唯一清晰而鲜明的就是,这些全部都是纯天然面料制作的带有中国印记的衣服。
女主人的书房,从柜门的荷叶到小暖瓶,每个细节都体现出怀旧的人文气息。
       李慧对中国传统衣饰的痴迷,不仅仅停留在穿着上,书房中,订制的高大榆木书架上,整齐分类的全部是中式服装、中国结艺、中国玉器、首饰制作、民间艺术类的书籍。她沉浸于其中的欢愉,一目了然。深夜静静地坐在工作台前亲手制作项链、耳饰等美丽的饰物是她缓释工作压力的最好方法,细数每一块面料与绣片,设想该如何让每块有故事的面料散发与之相符的美丽是她远离喧嚣的静享。
主卧进门处的“影壁”,极好地处理了入门即见床的尴尬。
挑高斜顶的木梁与淡青色的墙壁色彩,是形成主卧东南亚风情的装饰重点。
有机欲望
        除了带有工业痕迹的东西,好像我没什么不喜欢的”,面对一柜子上千对珐琅、鎏金、点翠、掐丝等等讲究颇多的古董首饰,李慧喃喃自语。再想想她那一摞摞的布,堆叠的陶器,还有各式各样的民间艺术品,会感觉她真的很“贪”。
        只是这“欲望”背后,还有她更多的真诚思考“我收集的这些宝贝,都是那些散落在各地民间的小手工业者制作的。环球贸易的日益加速,令小手工业者用传统工艺制作出的作品,正面临大批机器制造的工业品的挤压,他们及他们制作的东西都面临消亡的可能。现在,这些工艺品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出其原有的功能性,更多的是民间工艺的延续与传承。购买他们的作品不是简单的消费,这里面既包含对手工艺人的尊重,也是希望这些经济支持可以帮助他们减缓其作品的消亡速度。支持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小手工艺,这个理念在欧美发达国家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其中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以减少因远程运输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与运费的快速增长。”
        大角度的斜顶,恰好可以为私密的卫浴空间提供被包裹的安全感。
楼梯拐角处亮起的皮影灯像在提醒一个梦的开始,“希望有一天,我有精力设个经营机构,专门售卖这些手工艺品,让手工艺人能有尊严地生活,将他们的手艺传下来,并真正进入普通人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工艺品或低档的旅游纪念品。”
昂贵的,不蓄意彰显。珍稀的,不刻意表白。价廉的,一样珍重。朴实的,同样高贵。在李慧的家中每样东西都各安其位,自成生态。
与你共享
       李慧家以核桃木镶嵌,玻璃制作的楼梯扶手,材质的搭配富有新意,同时利用玻璃的通透感,还有效地改善了楼梯间光线不足的弊病。
       阁楼的改造提供给李慧一个极其实用的大衣帽间,但主卧大门的位置也因此改变,床的位置回避不了面对大门的局面,因此,李慧设计了一面类似于中式建筑中的“影壁”的松木隔挡,不仅解决了实际问题,同时还具有了中式建筑所讲求的迂回含蓄的韵味。